2020年8月18日 星期二

不是告別:給江啟臣的三個建議


【阿布拉電子報】分享文學性、藝術性與兒童性兼具的兒童繪本,並希望透過繪本和你一起發現孩子的世界。 【會計研究月刊電子報】為您建立以簡馭繁的思考邏輯,解讀會計、財務、金融等趨勢走向,掌握財經專業脈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8/19 第480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林錦昌請辭的檯前幕後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不是告別:給江啟臣的三個建議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防範風險 支持導入保險資本標準
民意論壇 親愛的政男桑,聽說你要來為我服務
去梯言/人家擦槍,台灣可不要走火
導正國旅 別讓「致敬」破壞山水
政經限電 預先布置擴權
蔡「三萬元政見」破功 談什麼台灣價值?
限縮言論自由 社維法果然好用
「向海致敬」的報復亂象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林錦昌請辭的檯前幕後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總統愛將林錦昌請辭文總秘書長。他被爆料是包辦政府文宣標案公司的藏鏡人,一再澄清,仍疑雲不止。據稱林錦昌為不讓總統困擾,請辭明志,因未獲准,正「請辭待命」,暫時退出總統官邸的核心幕僚會議。

同是「不讓總統困擾」,秘書長蘇嘉全是火速捲鋪蓋走人,總統府並未承認林錦昌請辭。林自認「進退有時,來去自如」,他被總統安置在不公不私的文總,不時進入官邸襄贊國務,在江湖與大內間確實來去自如。但進退有時的「時」,和他要明的「志」,令人玩味。

綠營把文總所涉爭議,推稱是藍營的陰謀,但藍營不過撿綠營丟的槍開火。從總統府駭客、到蘇家貪案、到投石和幫推開標局,都是同志吹哨,可能都劍指小英。綠營在此際點燃接班黨爭,且從總統近側引爆,這重演歷史的「時」,曾為阿扁親信的林錦昌應比誰都有預見之明。

阿扁陷弊案時,爭位者趁機逼宮;扁接受馬永成、林錦昌建議,演出清君側,下放權力換取眾天王保駕護航。這套劇本救扁不成,林則離開權力核心。小英雖非阿扁,但有蘇震清等案連環爆,誰知權力密室裡還有多少未爆彈?林錦昌請辭明志,也有些劇本重演之感。

小英立斷蘇嘉全,黨內派系之爭山雨欲來,速將親信洪耀福轉入智庫,令李大維回防總統府,對黨政協調「無為而治」。看來,綠營內鬥確實有譜,現在還只是序幕而已。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不是告別:給江啟臣的三個建議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國民黨在高雄市長補選慘敗,政壇隨即傳出黨主席江啟臣可能遭到「逼宮」。與此同時,立委林為洲在臉書寫下「是該告別韓流了,就當它是一則傳奇」,則遭到韓粉聲討。逼宮也好,告別也好,反彈也罷,除反射國民黨內部紛亂的挫折情緒,也代表改革步調仍然缺乏整合共識,這也意味江啟臣的領導方式必須調整。

今年三月,江啟臣以近七成的得票率當選黨主席,說明黨員對改革深抱期待,也支持由中生代擔綱改革主力。五個多月來,江啟臣除了指揮立院的幾場抗爭,也勤跑地方輔選造勢,並推動黨內的組織改造。遺憾的是,政黨政治並非「勤能補拙」的遊戲,江啟臣仍在罷韓及補選兩役苦吞敗仗;所幸高雄市議長補選保住大局,稍減一路挫敗之憾。

持平而論,江啟臣的領導模式勤奮而中和,黨務人事的調整也算合理。問題在,他著墨的對象僅限於眼前的即時事項,對於國民黨在思維架構及戰略架構上的深層改革,乃至對黨內士氣和社會形象的重建,仍缺乏開展。用通俗的話形容,他目前領導的只是以立院黨團為核心的「蛋黃區」戰役,對於周邊黨員和社會支持者構成的「蛋白區」卻未有太多思考及著墨。這樣的改革,不免流於零碎,不易召喚支持者的感動和響應。

林為洲提出「告別韓流」的說法,正反映了蛋黃區隊伍的盲點。「韓流」確實是一種特殊的政治現象,但歷經罷韓和補選兩役,也受到了摧折。然而,國民黨除了「告別」,對韓流說不出其他的話嗎?韓國瑜當初能在高雄翻盤、後卻在總統大選栽了跟頭,主要就是基層的庶民力量與菁英階層無法整合,甚至互相碰撞分流。現在,國民黨若不思考如何吸納或轉化這股草根力量,卻只想著如何與它「告別」,會不會太天真了些?更何況,韓粉真真假假,許多是綠營網軍反串,國民黨恐怕得先學會分辨其間虛實。

作為百年政黨,歷經時代風雲淘洗,國民黨每一次的改革都不是容易的事。對江啟臣主席目前的領導角色,我們有三點建議:第一,要拋棄自己只是「過渡主席」的想法,積極帶領黨的全面改造。江啟臣若想著自己只是明年五月正式改選前的過渡主席,就不會用心籌劃各項改造工程;若黨員看出他有這種心思,即不可能服從他的領導權威,更不會認真為黨付出。如此一來,將只是延續黨的渙散,國民黨不會有實質的改變。

第二,江啟臣要明白自己的能力和時間均有極限,或應設置幾名副主席來協助黨務的長短期運作。江啟臣當選主席後,一口氣設了五個副秘書長,卻未任命副主席,理由是不想增加「酬庸」職位。事實上,副主席是否淪為「酬庸」,要視主席的託付和運用而定;如果人選和功能安排合理,副主席可以扮演內外或上下的潤滑和接合角色,提供更佳的決策諮詢。例如,僅由秘書長李乾龍扮演國民黨跨世代協調的角色,已顯得力有未逮,必須再加強。再如,現有黨部主幹因應輿情雖然足夠靈敏,但對兩岸、憲政等大架構議題的深度探討則顯不足;這些,不妨邀請更具卓見的人士擔綱。

第三,應盤列黨未來四年面臨的重大選戰、政治及法案攻防清單,就各種可能性邀相關人士進行沙盤推演,預為籌謀。黨主席的責任不在指定誰應在哪裡參選,卻可提出更高明的戰略,或發掘更吸睛或更有戰力的人選,以提高黨的整體勝算。至少,不能像罷韓或補選之役一樣只是消極應付,或在地方勢力裹脅下被動承受。尤其二○二二台北和桃園的市長選舉,關係國民黨的興頹,黨內若無法無私合作,恐怕只能等著迎接另一波挫敗。

菁英與庶民之分,是國民黨一直無法跨越的心魔;這個鴻溝,正等著江啟臣克服與超越。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防範風險 支持導入保險資本標準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金管會於7月底宣布保險業將導入保險資本標準(ICS),分五年測試期程漸進推動,並搭配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17號(IFRS 17)採用時程,在2026年全面適用。有鑑於壽險業的資產已約30兆元,而且有逾六成投資國外資產,此時強調資本分類標準,增強壽險業抵擋重大風險的能力,確實是提升財務品質的政策。

為何值得導入保險業資本標準?目前保險業風險性資本比率(RBC)的計算,合格資本是沒有分類的,也就是將保險業籌集資金所發行的普通股、特別股、次順位債,都視為相同等級的資本。這樣等同是將純金、不同K金一起秤重量,並視相同重量就是相同價值,這是不適宜的。

至於為何需要改進,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必須先釐清保險業為何需要資本。保險業的資本在於對抗重大風險,這些風險肇因於人為低估風險,或者是非預期風險的產生,有可能使得保險業無法清償債務。保險業發行不同籌資工具,對購買者有著不同的承諾,自然對於吸收上述風險的能力也不同。保險業資本的要求就是強化其面對重大風險的清償能力,過去的監理標準比較強調「量」,現在則需要著重於提升「質」。

最能吸收重大風險的資本工具,自然是普通股。因為保險公司對於普通股股東沒有特定的承諾,在公司經營正常時,普通股股東是最後拿到報酬者;當公司發生財務危機時,股東可能會血本無歸。

因此,當保險公司無法清償債務時,股東就沒有任何請求權,此為普通股最能吸收上述風險的理由。但從保險公司的角度,使用普通股的資金成本最貴。

其次,特別股、次順位債會因公司償付的規定而有不同分類。特別股有優先於普通股的受償地位,永續「非累積」特別股,無到期日,公司可不給特別股息(非累積的特性),此類特別股吸收上述風險的能力,僅次於普通股;無到期日非累積次順債也有相同的效果。亦即上述二類證券持有者的求償順位僅高於普通股股東。

永續「累積」特別股、無到期日累積次順位債,雖然並無到期日,但公司必須給付其票面股息與利息(累積的特性),否則持有者可向公司求償;亦即其受償順位是高於永續「非累積」特別股、無到期日非累積次順債。受償順位愈高者,其吸收重大風險能力愈差。換句話來說,可轉換之次順位債券、長期次順位債券、非永續特別股,是吸收重大風險能力最差的資本種類。

除了討論資本的分類,更必要的作法是將不具吸收風險的資產,即這些資產在保險公司發生清償能力問題時,已經沒有價值或價值會嚴重減損者,要從合格資本額度扣除,例如無形資產、遞延所得稅資產;再者,若存在營業準備及備抵呆帳提列不足的金額,必須先提足,意思是這部分也須從合格資本額度扣除。另外,若有不動產重估增值,基於審慎原則,同樣會從合格資本扣除。

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後,由國際清算銀行制定的全球銀行監管標準「巴塞爾資本協定三(Basel III)」,總資本適足率的最低要求從8%增加到10.5%,新增的部分都要由普通股來補足;而且在總資本適足率10.5%當中,至少三分之二需要是普通股,這些都是強調普通股最能吸收重大風險的例證。由於普通股的資金成本最高,因此有賴於法規要求來達成。

金飾有純金、K金之分,純金的可塑性強、延展性高,品質最佳;K金則不然,當然價值也不同。普通股如同純金,最能吸收重大風險,其他有價證券有如K金,吸收重大風險能力較低。因此,我們支持保險資本標準的實施,分五年測試期程漸進推動也算是接地氣的作法。

   
民意論壇
親愛的政男桑,聽說你要來為我服務
包勒斯/作家、大學教授(台北市)/聯合報
呀,親愛的政男桑呀

我等你等了三十年啦

那時我年輕,住在山上

而你信誓旦旦說你有朝一日退休

就會到山鄉來作傳道之人

並且為我等弱勢山民服務

我於是就等呀等呀等呀

等到了兩耳積雪,終於

你總算退休了,而且也真的入了山

但那山我從來沒聽過,據說

在外雙溪 你住的那一處

叫翠山莊

哎 我從沒聽說過這個部落呀

那山莊裡有原住民嗎?

你去那裡服事哪一族呀?

最近又聽說你在榮總休息了一七四天

你躺著不用打算盤的這半年

有沒有一分鐘半分鐘想著

跟土石流共存的我們這些山民呀?

就算你只說一句

「唉!我的艱難地活著的原住民弟兄呀!」

我聽著也要感動落淚的呀!

終於,你遽歸道山了

(哎,這道山也算是山吧?)

有人說,你可能會去五指山長眠

哎,不管這山那山

好像聽來聽去都沒聽說你要來躺在

住著原住民的大武山或拉拉山

但,

我仍在山裡等你

反正已經等了一輩子了

也不在乎再多等幾天

說不定有一天你的陰魂會良心發現

於是某一夜逛到我的床前,說

「抱歉了,你不該記住我的謊言。」

後記:

包勒斯是排灣語,某排灣大老賜我此名。此名的意思是「堅其行」(透過孫大川監委取得),我敬受之,並謹以此名為原住民發言。

   
去梯言/人家擦槍,台灣可不要走火
公孫策/聯合報

南海最近幾乎每周都有新狀況,很多人擔心會不會擦槍走火。個人認為,美軍和解放軍的動作,包括演習和軍機、軍艦繞行,迄今都還是「你來我往」,軍事行動也都伴隨口水戰,這樣的動作基本上不會擦槍走火。只有雙方同時間在同一個點演習,也就是兩軍對陣的情況下,才會因為擦槍走火而意外引起戰爭。

然而,最近一篇文章卻很勁爆:美國中情局前副局長和參聯會前副主席退役上將在期刊中撰文,認為明年一月美國總統交接期間,中共會趁機對台發動軍事行動,甚至明確點出就在明年一月十八日傍晚,並且「三天解決兩岸問題」。然後有美國軍事記者撰文,針對解放軍「三日亡台」行動作沙盤推演,結論之一是「美軍會事先分享情報給台灣,台灣的飛彈系統將先發制人,解放軍的行動將因此受阻,美軍就有時間派航空母艦來支援」。前面那篇文章還不怎麼樣,可是後面那篇卻引人心驚:美軍提供「情報」,台灣飛彈就「先發制人」了—美軍「擦槍」,卻是國軍「走火」!

除了退休將領和軍事記者外,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艾利森教授在今年至少提出了兩次「共軍可能攻台」的警告,一次是一月大選之後,他說「如果蔡英文太過自滿,尋求台灣獨立,我相信北京會武力回應…這是中美墮入修昔底德陷阱,爆發真實而血腥戰爭的最快途徑」;一次是四月份,他在專欄中指出,「如果美國無法有效控制疫情,…中國可能升高強硬處理台灣問題的動機」。

這些跡象在在都指向:美國(為了川普選情)想要跟中國發生一場衝突,朝鮮半島和中印邊界似乎已經無望,只剩南海。但他希望中國「開第一槍」,卻由於北京很克制而難以實現,只好刺激台灣「先發制人」對中共開火,一旦解放軍動武,美軍就有理由介入—美軍演習與以上言論都是用來刺激台灣的腎上腺素。

《韓非子》的寓言:

齊王問畫工:「畫什麼最難?」答:「畫犬馬最難。」問:「畫什麼最易?」答:「畫鬼最易。因為人都見過犬馬,畫不好很容易被看出來;可是人都沒看過鬼,因此可以隨便畫。」

「鬼畫」看不出真假,「鬼話」也很難分辨真假。重要的是,如果有一天,真有人來「分享情報」的話,能不能分辨那是不是「鬼話」?千萬不要人家擦槍,卻是我們走火。

   
導正國旅 別讓「致敬」破壞山水
劉國信/文字工作者(投縣水里)/聯合報

後疫情時代又逢暑假,國旅大幅爆量,各種負面旅遊型態也層出不窮。常見超越地區承載量、旅遊業者抄短線、遊客欠缺公德心及同理心;相關機關人力物力兩缺,未及進行有效管理等。

承載量負荷過重問題在山林地區尤其來得嚴重,自去年八月蘇揆宣示山林開放以來,進入山區人數倍數成長。即連新竹後山的司馬庫斯,只有三五○人的容納量,居然每天擁入三千餘人的日遊旅客,車輛綿延五、六公里。交通壅塞,垃圾、山區用水量激增,居民苦不堪言。

為今之計,除應盡早律定地區承載額度外,高山地區以避難為主的山屋,也已人滿為患。如何區分住宿山莊與避難山屋,或與原住民合作,寬列經費,派專人駐守,進行傳統部落領域巡查,兼及環境維護,以保自然生態完整。

旅遊業者心態偏頗,未能以服務為重,報支旅遊補助外,圖趁旺季額外加碼,大撈一筆,消費糾紛頻傳。觀光主管機關宜深入查察,嚴懲不法業者。

遊客欠缺公德心及同理心,亂丟垃圾、任意停車、欺凌野生動物(如踩踏海龜、互砸海膽為樂等),在無陸客可為擋箭牌情況下,諸多不當行為一一浮現。如何再教育及灌輸正確環境理念,尤為迫切課題。

負責山林、海域管理機關人力、物力兩缺,面對洶湧而來的遊客,心有餘而力不足。如高山國家公園山難次數明顯增加,現有人力及消防單位疲於奔命。海域、潟湖、濕地等,又缺乏勝任水域、高灘地帶取締違規、救難拯溺的水上執勤工具,面對不法行為只能徒呼負負,甚且延宕搶救的黃金時間。

尚未能看到疫情曙光的情況下,建請中央火速召開內政、交通、觀光、環保、警政等跨部會協商,本諸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前提,擬定具體對策,以平息國旅亂象,讓向山致敬、向海致敬不致淪為破壞美麗山水的元凶,導國旅活動於正軌。

   
政經限電 預先布置擴權
李敏/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院長、「/聯合報

經濟部要修正「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總算引起媒體對國家電力供應狀況的注意。該辦法的依據是能源管理法第十九條:「中央主管機構於能源供應不足時,得訂定能源管制、限制及配售辦法,報請行政院核定實行之」。

辦法第二條「本辦法所稱電源不足,指電能供應事業之供電容量,發電用能源不足或因安全維護、機組故障、天災、事變或其他不可抗力所造成之供電能力不足」。

所以電源不足有兩種狀況:「可預期」和「不可預期」。前者為「電能供應事業之供電容量,發電用能源不足」,後者為「因安全維護、機組故障、天災、事變或其他不可抗力所造成之供電能力不足」。「預期」與「不預期」最大差異是,前者可以是長時間限電;後者是偶發,限電措施應該只能是短時間的。

辦法第四條也約束政府,針對「可預期」的限電必須事先公告:「電能供應事業預期電源不足時,應於當年三月底前就該年可能發生缺電之期間及缺電量,報請主管機關核備並公告之」。這一條是廢話!政府不可能承認會有電源不足情事的。

修正辦法中增加4-1條,因「政治、經濟、戰爭、天災或其他重大因素」,導致國內電力供應預期發生嚴重不足時,中央可以啟動緊急限電。政治、經濟、戰爭、天災或其他重大因素好像都適用「不預期」狀況的「事變或其他不可抗力」條文,似乎沒有必要修正條文;但是真正的重點在「預期」二字。新辦法擴大了「預期」二字適用範圍,即使政府未在每年三月前宣布「電源不足」,也可以在任何時間引用此條款,進行長時間的限電或輪流停電。

修正辦法中還有一段文字,「前項管制措施之對象、期間、處置內容及其他應遵循事項,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完全壞了原先辦法中人人用電權力平等的原則,政府的目的是在擴權。

新增條文將天災列為可預期,是不是有些勉強?如果將新冠疫情是為天災,也是一個考量!何謂戰爭應該沒有爭議!可是「政治」指的是什麼?我們有個不友善的近鄰,在進入戰爭前,雙方語言衝突、對峙、甚至封鎖可能在所難免,此種狀況似乎可以用「政治」二字概括承受!台灣超過九十八%的能源依賴進口,政治、戰爭、與天災對電源供應造成的影響都是液態天然氣無法進口,天然氣電廠因天然氣儲存量不足無法發電!核電燃料體積小、重量輕,運輸貯存方便,核電廠燃料安全儲量至少十八個月。適當維持核電作為基載,可以提升降低電力不足的隱憂。

新辦法中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經濟」因素到底是什麼?難道是在說電力不足時,電的使用要有更大經濟效應,某些企業的用電權力將高於其他的企業,所以這是確保護國神山台積電及其供應鏈不缺電的霸王條款,代表經濟部已無法確實掌控未來電力的供應,所以預先布置,讓台積電及其客戶放心。

要消除社會大眾對政府政策的質疑,最有效的做法就是透明,請經濟部依法公布一○九年「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讓民眾了解國家未來數年的電力供應規畫,以具體數字平息民眾疑慮。

   
蔡「三萬元政見」破功 談什麼台灣價值?
古志誠/鐵道運輸業、斜槓青年(新/聯合報

勞動部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第三季審議會議十八日拍板,基本工資時薪將由現行一五八元上調為一六○元、漲幅一.二六%,月薪從二三八○○萬元調升到兩萬四千元、調幅○.八四%,創下蔡政府歷來最低調幅,引起勞團代表抗議聲怒吼不斷。

筆者身為青年,與多數「無殼蝸牛」在外打拚水深火熱窮忙攢錢,資方要勞工「共體時艱」,勞方談判桌「無法拍桌」,看了拳頭不禁緊握顫抖…,台北租房生活費怎麼夠?

別忘了,勞動部調漲基本工資當日,台股收盤指數高達一萬二八七二點,台股走勢「上萬點行情」說明台股盤面表現亮眼,而政府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加薪卻「不成正比」實在難堪!

行政院對低薪診斷曾經提出:低薪的原因全球化、「外勞拉低平均薪資」及對中國貿易緊密關係。台灣移工很少被看見的惡劣勞動待遇,低薪推給中國的錯、大學畢業生的錯、外籍移工的錯,稱經濟改革復甦卻是葉公好龍。

台灣低薪問題沉痾已久,許多經濟學家入閣後洋洋灑灑提出對於低薪問題的診斷書,以及橫跨短中長期的低薪對策皆告失靈,卻無法有效拿出勞資雙方可以平衡的辦法。蔡政府政策失靈,卻讓布衣死命抓著被丟出的「一塊浮木」。

可悲的是,藍綠兩黨與代議士趁議會休會期間不是幫勞工堅守「最低三萬標準」,而是忙著高雄輔選,好像沒有其他重要「待辦事項」可以為勞工請命。執政黨強渡關山,藍營此際搞「公投綁大選」,弄錯議題方向恐怕繼續被邊緣化,高雄大敗沒學到教訓?

當局說漲幅較大的是在時薪。說漲幅大,戳破也只漲兩元,上了個整數,說起來好聽,其實卻是鄉愿心虛。看看南韓明年調漲一.五%,南韓經濟比台灣差,基本工資卻仍然上漲。

貧富差距、相對剝奪感年年加劇,台灣上百萬窮忙族繼續揮汗划著即將可能翻覆的「台灣價值」這條船,要撐起這條載浮載沉的船主人蔡總統;但除了布局往後修憲委員會與美台政治軍售,「勞工最軟那塊」、「三萬元政見」破功守不住,政府當「薪水小偷」,如何說服青年朋友願意「撐」起「台灣價值」這條船?

   
限縮言論自由 社維法果然好用
王瑞興/退休公務員(南投市)/聯合報

人民有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之基本人權 ,除為防止妨害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兩位國民黨台南市議員七月廿日舉行記者會指振興三倍券有假,遭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是假消息而要求檢警偵辦。兩位議員隨即被約談,並擬以違反社維法「散布謠言」移送裁罰。

民國八十年訂頒的社會秩序維護法,罰則不重,因涉及憲法嚴限「必要性」,以往很少派上用場。如今卻被民進黨政府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心生恐懼,就怕以言賈禍。雖多數法院裁定不罰,但寒蟬效應逐漸散發。何況民進黨完全執政,是否會修成嚴刑峻罰,有待觀察。

新科監察院長及監委上任,同時成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目的在落實憲法對人民權利之維護,確保社會公平正義之實現。保障人權是該委員會成立宗旨,就盼陳菊院長銘記自己的誓言「會以我的初心,用我的餘生,守護台灣,維護人權」。面對行政部門是否濫用社維法,侵犯人權,寄盼監察院能真正發揮監察功能。

   
「向海致敬」的報復亂象
陳泰安/環球科技大學觀光與生態旅/聯合報

繼「向山致敬」後,行政院今年在第一屆國家海洋日(六月八日)後進一步推出「向海致敬」,鼓勵人民親近海洋,鼓勵國人知海、近海、進海、淨海。然正值暑假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民眾出不了國,人數爆炸的「報復性」島嶼旅遊,以及在海域潛水、玩水的國人也報復性的增加。

日前報載龜山島「牛奶海」吸引眾多水上活動愛好者,但發生了龍洞十九艘漁船抗議潛水客占航道,另也傳出遊艇與賞鯨業者起衝突,還有人檢舉小艇衝撞鯨豚群,漁民與潛客劍拔弩張,漁船和遊艇也互不相讓。

海洋與陸域土地最大的不同,就是海洋並沒有陸上明顯的疆界地標;海洋的空間特性可能比陸域更具3D立體性,從海底到深層、淺海都有明顯的不同,也都各具有其資源價值。例如:台灣海域從最深的海底,到深海,到淺海可能包括有海底下或海底表面的礦物、漁業生物資源、海流,甚至潮汐或是海水及海洋景觀,都各具資源價值!所以傳統陸域空間管理模式分割平面的方式區劃所有權,用在海域管理上就會發生衝突。

以最常直接發生衝突的漁業和觀光休閒業來說,過去以漁民主要慣用的漁船作業海域,在「向海致敬」政策的「近海」和「進海」方針下,闖進了不管是釣客、帆船玩家、潛水客等,對漁民來說,他們的傳統領域都受到了相當大的挑戰!

其實不只漁業和觀光水域遊憩有矛盾,號稱綠色能源的海洋風力發電的施工作業也和漁業產生直接的衝突;海洋水下文化資產例如沉船的維護也會面對其他新的海洋利用的挑戰;至於海洋生態與保育的價值,更常受到各種類型使用的威脅!

吾人認為,「向海致敬」政策的「近海」和「進海」方針是將過去鎖國封海的思維解套,這固然值得鼓勵,但也別忘記:海洋雖能廣納百川,但海洋仍有她的承載量,百川在匯合處也可能彼此交流而有相互的角力!所以認識海洋的特性的「知海」,和「永續性」價值為前提的「淨海」,就絕不能只是口號而已!

行政院成立了海洋委員會,下轄海岸巡防署和海洋保育署,但若從海洋善治的角度視之,或許在組織調整的過程中,還沒有足夠掌握好海洋的「整合性管理」的重要思維價值與策略!

以上面新聞事件觀之,行政院鼓勵交通部主管的海洋與海域觀光大量投入,卻忽略了與農委會主管的漁業部門做好足夠的整合溝通,相因應的法規、技術、資源和人力都尚未具體到位,所以就可以看到海岸巡防署和海洋保育署只能不斷地疲於奔命,卻無法確實有效執法和保護海洋!

口號治國的時代過去了!吾人同意蘇貞昌院長希冀國人更認識接近海洋的初衷,但同時也要提醒蘇院長以及海洋相關部會的長官們:海洋有其特性,要享用海洋給我們的美好,也要付出對海洋足夠的關心和行動!不同部門利用間的衝突,不能期待海巡署和海保署第一線執法人員依賴不完整的法規和工具來排解,必須真正的坐下來好好協商,並訂出以永續海洋善治的法律與政策!

   
登上臺灣最高點 ── 玉山
對任何有興趣爬山的人來說,臺灣的玉山是島上的頭獎。玉山最高點為三千九百五十二公尺,是臺灣最高的山,雖然這聽起來有點令人卻步,要爬這座山還是頗容易的。最棒的是,它位處島上最大的自然保護區裡。

企業如何建構全方位智財管理制度?
勤業眾信風險管理諮詢股份有限公司資深副總經理鄭淑芬指出,從最初的研發到最終的運用維護,企業應該使用生命週期的概念來管理智財權的取得、維護和運用,才能建立系統化的智財權管理制度。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