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6日 星期日

萊豬接著核食,蘇貞昌還是只剩那張嘴?


【聯安醫週刊】提供健康新知、飲食營養等內容,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和大家輕鬆聊健康,落實生活中的健康美學。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12/07 第4876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又一頭權力飢渴獸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萊豬接著核食,蘇貞昌還是只剩那張嘴?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房價飆漲 低利環境是元凶
民意論壇 趙春山/拜登上台:中美與兩岸都回不去了
輝瑞疫苗問世 恐面對貧富懸殊挑戰
蔡英文的美麗空話…文青語言的「底層結構」
科技.人文聯合講座/國家數位發展 「跨部就不會」?
診斷東部交通 8難題待解
萊豬牛把關 別蹈台灣茶覆轍
北迴線災害應變 還可以更好
大學退場的絕路與放寬管制的生機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又一頭權力飢渴獸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監察院提出《人權委員會職權行使法》草案,傳出遭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拍桌」怒斥,認為是少數人在亂搞。柯建銘的理由是:十名人權委員都是監委,不需要為這十個人「另訂新法」,其職權只要放在《監察法》裡即可。

無論老柯有沒有當場「拍桌」,他會發飆不是有沒道理的。人權委員會不是什麼複雜或龐大的建制,區區十委員又都由監委兼任,卻要為自己量身打造新法,是嫌立法院事情太少嗎?

再說,監院的胃口也未免太大,對人權會的職權簡直獅子大開口:一則要求要有釋憲聲請權,二則要求政府機構包括民間部門須對該會的調查事項提出說明和解釋。前者,遭司法院批評另闢釋憲管道;後者,被立法院批評是踰越五權制衡精神。包括該法規定它有權把手伸向民間機構,許多人也存有疑慮。

簡單地說,這些委員打著「人權」旗號,就以為自己該像太上皇一樣無處不查,且無人能擋。問題是,台灣已是個法治社會,對於各種違反人權的事項都在不同的法制裡有所規範,大家還需要一個太上皇機構來查人權嗎?試想,如果這個太上皇機構自以為是「東廠」,那麼台灣的人權可能受到更大的侵害,而不是保障。

如今,台灣獨立機構的公信力已蕩然,不需要多一頭掛著人權面具的權力怪獸。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萊豬接著核食,蘇貞昌還是只剩那張嘴?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行政院長蘇貞昌為了開放萊豬無法自圓其說,除拿民間廠商信功肉品墊背外,在立法院內備詢千篇一律,就是強調要打開台灣大門走出去。至於開放萊豬和走出去的關係,蘇貞昌全然□避,被逼急了,就對立委人身攻擊,或重施「吵架王」故技,嗆聲立委「要鬥嘴不會輸你」。各界預期萊豬進口之後,日本核食也將登場,但捍衛萊豬,再挺核食,蘇貞昌還是只有那張嘴嗎?

國民黨立委陳以信質疑,民進黨政府開放萊豬是未戰先降,上次馬政府開放萊牛,至少換回美國免簽證與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復談。蘇貞昌回酸「原來你們是用換的」,並指民進黨開放萊豬不能說能換到什麼,是要讓世界看到台灣。

全世界的貿易談判原本就是各國「拿與取」的交換過程,蔡政府開放萊豬何嘗不是押寶川普,希望爭取台美經貿談判的利益交換?只是什麼都拿不到,外交失策失利。蘇貞昌裝糊塗,還強以「原來你們是用換的」回酸國民黨,移花接木的手法和硬拗信功「支持政府」如出一轍;而他還不准立委批評其「移花接木」,又和信功澄清逆蘇就被查水表一樣。

當美國準總統拜登明言「直到我們國內的勞工、教育面向獲得大量投資前,我不會同任何國家簽署新的貿易協議」,證明蔡政府爭取與美簽訂經貿協定暫時無望,也顯示□牲國人健康開放萊豬的失策。蘇貞昌批藍委有政黨立場,不能和政府一致對外。問題是,政府不溝通說明、不爭取支持、不做好配套,只會和在野黨對罵,誰能與這樣的鴨霸政府「一致對外」?

台灣的國際處境艱難,大家都理解,問題是民進黨只准自己反萊牛,不讓別人反萊豬,昨是今非的雙標黨,從來不肯承認錯誤。蘇貞昌批評馬政府「親中賣台」,但當時我們和大陸與香港出口占比不到四成,今年一至十月平均已近四成四,六月更到歷史新高的四成六,民進黨政府又是如何「親中賣台」的?

麻煩的是,蔡總統曾說要加入RCEP和CPTPP,卻在兩岸僵局、南向無著下難有進展,新南向出口占比更是不進反退。現在蔡政府不再以RCEP為目標,只能寄希望於CPTPP。但是當大陸也明白爭取加入CPTPP,大陸外長王毅最近訪日,更與日本建立食品農水產品合作機制;日本雖願協助台灣加入CPTPP,但要求核食解禁的壓力也更高。核食這項「貿易障礙」,終究是繞不過的門檻,蔡政府也沒有以拖待變的籌碼和條件。

馬政府曾有意開放福島食品,民進黨大力杯葛,等到民進黨執政,國民黨還以顏色祭出核食公投,讓蔡政府對日本還有託辭,如今核食公投兩年期限已屆,日本舊話重提,希望明年東日本大地震十周年能見到「解禁大禮」。駐日代表謝長廷近日回台,更把核食議題推上□面。只是蔡政府陷於開放萊豬的衝擊還未解套,若再冒險開放核食,雙重核彈的政治衝擊之大,蔡政府能否承受實難想像。

面對這樣的難局,蔡政府必須坦承當年錯誤,爭取在野黨理解支持,才有機會共同解套。如果複製萊豬黑箱模式,只想靠蘇揆惡嘴硬闖,那麼從立院到街頭的核食對決,恐怕會比萊豬大戰更為慘烈。但以蘇揆在國會的表現,既沒有治理國政的格局能力,也沒有面對現實的誠意,更沒有向民眾認錯的歉意;霸道的執政風格,只剩一張嘴,內閣再不更換,將製造國家更多難題,蔡政府如何帶領台灣走出去?台灣如何從政黨惡鬥的災難宿命解套?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房價飆漲 低利環境是元凶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在利率偏低、國際熱錢湧入、資金回台潮之下,國內房價、租金持續飆漲,屢創歷史新高,隱然引發民怨。為此政府推出「健全房地產市場五大方案」,宣示「打擊炒房」的決心,但也同時表示並非「打房」。然而,「打炒房」而非「打房」就能達到「健全房地產市場」的目標嗎?

根據內政部最新發布的第2季住宅價格指數,全國住宅指數為105.39,較去年同季上漲3.74%,不但已連續七季上漲,還是六都齊漲。值得注意的是,此一指數從2015年第1季歷史高點的100.77到去年第2季的101.59均維持相對穩定的高檔,但一年來又暴增到105.39。在低利環境持續、資金與海外就業人口急速回流、央行不斷供給資金帶來的房地產需求下,房價必然還是易漲難跌。日前央行副總裁陳南光指出政府應採取政策措施以預防出現房地產市場對泡沫的預期,甚至還引發央行內部與理事會的衝突爭議。事實的情況是房地產泡沫已非預期,而是正在快速累積。

更重要的是,房地產是否健全還不能只由動態的房價趨勢來看。台灣的房價所得比持續居高不下,全國平均為8.66倍,也就是不吃不喝也得近九年才買得起房,這一比例在台北市更高達14.39倍,即使六都中最低的高雄市都還有7.27倍,比起東京的五倍或新加坡的4.5倍都要高許多,高到嚇人的房價所得比才是政府應該嚴肅面對的課題。

近年來台灣所得提升有限,青年低薪狀況普遍,面對房價上漲快速,實苦不堪言。政府無法有效提升實質薪資,即使抑制房價上漲,也不過是維持現狀而已。如果真要「健全房地產市場」以落實蔡總統宣示的居住正義,「打房」而不只是「打炒房」又有何不可?

房地產是標準的非貿易財,不同於一般商品可透過進口來調節過高價格,因此很難僅用市場供需來分析。房地產價格通常是資金現象,只要低利環境造成市場資金豐沛,價格必然攀升,各國經驗屢試不爽,1980年代的台灣及2010年代的中國大陸都是眾所皆知的顯例。

對於政府的打炒房政策,民間實在沒有信心,也因此要求修法實施囤房稅或推動實價登錄2.0的呼聲不斷。但基於房地產價格的特性,只要資金取得成本低,即使是提高囤房稅或實施實價登錄2.0,恐怕也難有效抑制房價上漲。

中央銀行對於房價問題至為保守,至今仍表示「將先對銀行業者道德勸說、派員到銀行了解不動產放款情形」,至於實施信用性管制的時機,還「須由央行理事會決定」。央行一方面採行低利放水讓資金漫灌,一方面連築堤圍堵都顯得猶豫不決。多年來,央行理事會的決策模式眾所皆知,恐怕即便副總裁有不同意見都難以成事。再者,今年初美國聯準會因疫情嚴重而連續降息,台灣經濟穩健許多,央行卻也不顧國情、跟隨降息,進一步給了今年房價高漲的養分。若要追究房價飆漲責任,央行難辭其咎。

央行總以維持總體經濟景氣的理由而採行低利率政策,但多年來已證明無助於促進投資,想要投資成效,還不如靠美中經濟戰來得有效。事實上,低利率不但扭曲了資金運用的最適配置,更惡化了所得分配,對整體經濟影響極劇。此外,房地產高漲更提升了實體經濟的成本,不只房租高漲影響商家經營,台商回台投資面對高房價地價,長嘆者多有。央行的低利率政策是否真的有助於總體景氣,也值得質疑。

另一方面,至今仍有央行理事認為房地產是「龍頭產業」,可以帶動產業發展、活絡經濟。事實上,研究已證明高房價具有明顯的排擠消費效果,特別是家庭文教支出。如今高房價已成青年高負擔,還排擠了教養下世代的支出,青年世代不敢婚生的少子化問題只會更加惡化。

健全房地產市場是一個必要的神聖目標,不僅為了避免資金錯置,更是為了維護人民生養權利的「居住正義」。央行對高房價負有主要責任,在「五大方案」中卻只有「必要時採行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這樣的「健全房地產市場方案」,真的很難達標。

   
民意論壇
趙春山/拜登上台:中美與兩岸都回不去了
趙春山/聯合報

最近中美兩方智庫人士,均就美國選後的中美關係走向,分別或共同舉辦了系列的研討會。中美關係牽動兩岸關係,北京如何因應拜登上任後的兩岸政策,值得吾人高度關注。

毛澤東說:「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戰略上,中共領導人看似胸有成竹,強調只要按自己的議程辦事就好;但在戰術上,中共又無法忽視外在環境變化對其戰略布局造成的影響。明顯的是,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加上美國大選,迫使中共當局必須審時度勢,做出戰術性的調整。

首先,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不會回到歐巴馬任內「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夥伴」,更遑論回到柯林頓時期的「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中美過去是以合作定義競爭,現在則是以競爭定義合作。拜登雖為弱勢總統,但不會揚棄「美國優先」。只是拜登主張多邊主義,故會以「狼群戰術」替代川普的「單打獨鬥」,目標都是遏制「中國崛起」。

其次,兩岸關係也回不去了。不會回到馬政府執政八年的「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甚至回不到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冷和平」。這是因為兩岸民意對抗升高,兩岸執政當局不相往來。民調顯示,台灣民眾主張「台獨」的比率,不但超過主張「統一」,而且直逼主張「永遠維持現狀」者。

面對上述中美和兩岸關係的變化,中共將同時進行「圍堵和反圍堵」,以及「分裂和反分裂」的鬥爭。這兩場鬥爭彼此相互牽連,都攸關中共政權的統治權力,也都影響台灣的生存與發展。

在「反圍堵」部分,中共將以經濟作為獎懲工具,對美國的盟國實施「區別對待」。以最近中共與澳洲的衝突為例,澳洲西澳大學教授陳傑指出,中共一方面以「殺一儆百」告誡美國的盟友,如在外交上一直尾隨美國,則中共將採報復措施;另一方面則以「殺雞儆猴」告誡美國本身,即中共並不軟弱,可以通過摧毀美國盟友的經濟,使美國在強化遏制中共的聯盟時有所顧慮。

在「反分裂」部分,中共將持續對台伸出「軟硬兩手」:即經濟示惠、外交施壓和軍事威懾。蔡總統強調「不挑釁、不冒進」,固然使兩岸關係在她第一任期內維持相對的和平與穩定,但卻無法因應美國選後台灣內外形勢的急遽變化。至少,台灣無法從中共上述的兩場「鬥爭」中置身事外。

當前兩岸形勢嚴峻,如果「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兩岸關係的終局發展,則如何建構一個「合則兩利」的模式,應是趨吉避凶之道。澳門大學社會學榮休教授郝志東最近在《中國評論》撰文指出,若兩岸不把對方視為敵人,在雙方基本利益都不受到損害的情況下,或可回歸到《國統綱領》、「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上面來,合作共建一個世界主義的、歐盟式的中華聯邦,即他所說的「邦聯式的聯邦」。

郝教授的說法值得借鏡,所謂「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台灣安全不能寄希望於他人的善意之上,我們必須有能力、更要有智慧,解除台海危機的引信。如果對岸選擇「談判代替對抗」,則台灣在拒絕對岸所提「一國兩制」模式的同時,應該自問:我們是否已研擬好對策,以備不時之需?(作者為淡江大學大陸所榮譽教授)

   
輝瑞疫苗問世 恐面對貧富懸殊挑戰
曾逸凡/美國加州大學學生(台北市/聯合報
美國製藥公司輝瑞(Pfizer)才在前兩周向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申請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如今英國搶先批准疫苗的使用權,本周開始施打。雖然這對全球無疑是好消息,輝瑞的疫苗卻可能從現在開始才要面臨最大的挑戰。

首先,與競爭者莫德納(Moderna)相同,輝瑞的疫苗使用訊息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技術,為世界創舉,不僅將翻轉新冠疫情,更改變從今以後疫苗的結構。傳統的疫苗中皆包含了病毒的一小部分,以其刺激人體的免疫系統,而mRNA技術則是使用與DNA成分相同的遺傳物質,教導人體產生相對應的蛋白質抗體,加以防治病毒的侵入。此技術雖然大大縮減製造疫苗所消耗的時間,並可能在將來成為與癌症相關的突破性關鍵,卻也成為此次疫苗開始生產後最大的瓶頸。

輝瑞第一批釋出的疫苗除被英國、歐盟國家下單之外,也已經接到亞洲少許國家(包含中國)的訂單;但是,這些疫苗在各國大量生產極可能步步艱辛。因為疫苗的構成,它們必須被保存於攝氏負七十度以下的超低溫,且如果未在製造後的五天內施打,將會完全失效。此情況使各國註定需花費大量時間與金錢,從貯藏設備、運送方式等從零搭建起健全的配送網絡,也將大量生產的能力局限於擁有足夠財力的經濟體。就算國家有能力負擔整個製造、配送過程,疫苗最終價位也可能只有少部分都市人口能負擔。此現象應驗了眾多人對新冠疫情發展的顧慮:就算疫苗成功被製造、核准並大量生產,也只有較有錢的人,甚至是國家,才可施打。

舉例來說,與中國相鄰的印度目前位居世界疫情第二位,約有九百五十萬人確診。雖然如此,要在氣候炎熱、資源有限的印度大量生產批發輝瑞疫苗,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雖說輝瑞與少數開發中國家也簽下合約(如祕魯、厄瓜多爾與哥斯達黎加),但是劑量都少於一千萬,指向極有限的分發配送。

如同過去每一次的全球大流行,新冠病毒對低收入、低資源的國家與人口將造成最大的影響。令人擔憂的是,這些需求最迫切的人得到施打疫苗的機會恐怕也最為渺茫。雖然輝瑞和莫德納昂貴的新技術可謂「人類的一大步」,但是如何在貧富中取得某種程度上的公平,可能會是世界各國接著面對的最大課題之一。

   
蔡英文的美麗空話…文青語言的「底層結構」
黃光國/台大心理系名譽教授(台北/聯合報
在「世界人權日」典禮上,蔡英文煞有介事地說:四年前,她來此地說要推動轉型正義,四年過去了,有些當時在場的前輩已離開,充分說明「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

大家都知道,蔡英文在正式場合中的說話,大多是「讀稿機」講文青,「有口無心」,屬於「美麗的空話」,所以此話一出,有法律系教授批她:蔡政府轉型正義的法制及實踐,根本是以「體制暴力」,迫害人權;有社運領袖指控:「蔡政府根本不是轉型正義,而是建立新的黨國」;有反對黨的青年黨工批評:蔡政府創立促轉會、黨產會等「東廠」,更把應該獨立的大法官、NCC「東廠化」,這是那門子的轉型正義?

民進黨是眾所皆知的「雙標黨」,當蔡政府的領導人擺起架勢,端出嘴臉,講話分明「假大空」,大家就該提防其中有詐。譬如,蔡政府宣布開放萊豬進口時,是三巨頭在總統府內一字排開,排出難得一見的大陣仗。等到事情鬧得全國上下民怨沸騰,蔡英文仍然可以好整以暇地說:進口萊豬是要讓國人「有選擇的自由」!

蔡英文為什麼能夠這麼篤定呢?她一向是以美國為宗師,多次宣稱:要擁抱「民主自由」的「進步價值」。美國在實踐他們歷來標榜的「人權法治」時,一向是搞「內外有別」的「雙標」。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小布希總統以「支持恐怖分子」和「擁有大規模毀滅性生化武器」為名,出兵伊拉克。

美國中情局的顛覆手腕確實十分了得,二○○三年三月底開戰,當年十二月,伊拉克總統海珊就被反對勢力的什葉派出賣,而俯首就擒。以巴比倫雄獅自居的海珊,在法庭上雄辯滔滔,他慷慨激昂地說:「你可以找到一個叛徒告訴你,我在那裡」,「但是你找不到一個叛徒告訴你,大規模毀滅性生化武器在那裡!」但是三年後,他仍然在伊斯蘭宰牲節的第一天被處絞刑。這是什麼樣的「正義」呢?

美國的對內政策,其實也有明顯的「體制暴力」。舉例來說,美國的保險公司都是私人經營,而且保費十分昂貴。有三千萬人沒有任何保險,四千萬人只能買部分保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美國確診人數及死亡人數都快速增加,占全世界第一位。但是在「民主自由」長期灌輸下,窮人為了要爭取工作機會,仍然大叫「不自由 □,毋寧死」!難怪蔡英文對美國式的「民主自由」羨慕得五體投地!

但是美國也不是沒有腦筋清醒的人。長期以來,結構主義語言學大師喬姆斯基不斷的批評:美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流氓國家」;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無法控制的真正原因,在於美國放任資本家肆意剝削的「新自由主義瘟疫」。這位結構主義大師能夠從「美國偉大」的表象中,看出其社會病徵的「深層結構」,台灣有誰能指出蔡英文「文青語言」之後的「底層結構」?

   
科技.人文聯合講座/國家數位發展 「跨部就不會」?
張瑞雄/聯合報
為落實總統政見,行政院組織改造將成立數位發展部,併入行政院資安處升格為資安署;另外,包括國發會的資訊管理處、交通部郵電司的電信業務,以及經濟部技術處的電資通科、經濟部工業局電資組和NCC的傳播通訊等業務,將轉到數位發展部。

成立數位發展專責單位是民間資訊界多年呼聲,很高興政府終於要成立了,但是喜悅中還有憂慮。

感覺政府只是想當然耳地把一些部會單位和業務移撥,並沒有找業者和利益相關者充分溝通,確立數位發展部成立的宗旨和目的。擔心未來數位發展部是否真能發揮功能,改變國家成為數位國家,發展壯大數位經濟,並幫助產業的數位轉型呢?

以數位國家而言,就是政府各單位的業務都可以在網路上辦理,多(都)用網路,不需要在馬路上奔波。但數位發展部管得到其他部會嗎?數位化是各部會都需要做的事,很多業務還是跨部會,但跨部會很多是「跨部就不會」,到時候數位發展部如何推動整個國家的數位化呢?還有國家業務數位化需要國民的數位ID,內政部現在推動的數位身分識別證就遭遇到很大的阻力,未來數位ID業務也要移至數位發展部嗎?

其次是發展數位經濟,業務如何和經濟部分工且合作?又以現在很重要的金融科技而言,內容牽涉到很多金管會的業務,已經通過的網路銀行將要營運,未來是歸金管會還是歸數位發展部管?還有幫助廠商做先期研發工作的工研院幾個研究所、資策會、商發院等等,是否要從經濟部移至數位發展部?

再來是產業的數位轉型,大企業可以有人才有資源來做數位轉型,台灣占大多數的中小企業缺乏人才和知識來做數位轉型,幫助中小企業數位轉型應該是數位發展部的主要任務之一。但中小企業又歸在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來管理,中小企業處其中一個主要任務就是「提升中小企業科技資訊應用能力」。未來如何避免數位轉型的多頭馬車和疊床架屋,或者變成「三個和尚沒水喝」,才不會讓數位發展部治絲益棼,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成立單一的數位發展部實無法單獨承擔台灣的數位轉型工程,必須所有部會都動起來,因此各部會派副主管兼資訊長加入的數位發展委員會形式,最能達到跨部會溝通協調的功能。委員會以行政院副院長兼資訊長為主席,一旦委員會對某項業務達成共識,就回到各相關部會積極推動,如此才能務實有效率的執行。

數位國家、數位經濟和數位轉型是國家未來發展的三大工程,各部會都需要參與,沒人可置身事外。即使未來仍是以「部」的形式成立,也應該下設包含各部會資訊長的委員會,以加強跨部會的溝通協調功能,請行政院慎思之。

(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診斷東部交通 8難題待解
黃國將/大學兼任講師(台東市)/聯合報
台鐵瑞芳到猴硐間因連日豪大雨造成邊坡滑動,土石流掩埋軌道,差點導致列車翻覆。不過,這次北迴鐵路因此停駛多日,剛好提供國人診斷東部交通問題,找出解決方法的契機。

根據筆者往返北東近卅年的觀察,台灣東部陸上交通所遇最大的問題有以下幾點:

一、國道五號未銜接蘇花改導致車流停滯:國道五號只通車到蘇澳,沒有繼續往花東延伸,無法有效紓解花東車流;且因沒有銜接台九線蘇花改,造成蘇澳鎮蘇港路、海山西路附近屢屢成為塞車熱點。

二、蘇花高縮水為蘇花改造成運量不足:原冀望解決蘇花走廊運輸系統容量不足的蘇花高,九十七年因環評問題退回交通部,今年通車的蘇花改只是雙向各單線的省道。

三、蘇花改僅為省道容量嚴重不足:蘇花改蘇澳至花蓮崇德間,不但東澳到南澳路段沒改善,沿線只有雙線各一車道,無法有效紓解國五下來的龐大車潮,連假及尖峰時間,每每讓宜蘭段成為紫爆的大停車場。

四、東部無快速道路無法分散車流:花東快速道路遲遲未見動工,無法做到東部地區長短途車輛分流的效果。

五、省道台九線僅為單線運能不足:台九線在玉里以南至台東卑南間約八十公里路段,目前還是雙向單線道,且速限七十公里,許多路段根本無法超車,遇到慢車只能龜速前進。而這路段沒有其他省道或是替代道路可以通行。

六、南迴屏東段成為新的瓶頸:南迴公路雖已拓寬,但屏東草埔往西到新路之間,卻沒有跟著拓寬、截彎取直,已形成新的交通瓶頸路段。

七、雙東間無高速公路:在台灣省政府時代原規畫從屏東潮州開高速公路,穿越大武山進到台東知本的六十公里高速公路,但因為精省及大武山已劃定為自然保留區,無法興建,需遠繞一二○公里。

八、國道六號需再往東延伸到花蓮:花東人殷切期盼的國道六號埔里到花蓮銅門延伸段,也因環境及經費等因素喊卡。

這次北迴停駛恰逢周末,估計造成近十萬名往返台灣東西部間的旅客行程受阻,或是必須繞遠路經屏東到東部。正凸顯上述東西部間交通的問題點亟待改善,必須系統思考化徹底解決。

筆者也曾在臨時趕回台東時,為了不要多等三小時,換票改搭前一班次的太魯閣號列車,卻被要求加價購買無座票。危機就是轉機,交通乃實業之母。面對年底即將到來的耶誕節、跨年及寒假與農曆春節,人潮在疫情與國旅、阿妹演唱會的加持下,想必花東會湧入大批人潮。在交通塞爆前,政府一定要從上述問題著手,規畫遠近程解決方案,找到東部人安全回家的路!

   
萊豬牛把關 別蹈台灣茶覆轍
翁御棋/研究人員(新北市)/聯合報
台灣茶是台灣獨步全球自傲的文化之一。但對台灣茶管理上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依照進口貨物原產地認定標準,只要主要製程在台灣完成或附加價值率超過百分之卅五,即使是進口的茶菁原料,都有可能以台灣茶的名義出售。因此市面上儘管到處都是台灣茶,但茶菁的來源可能不太容易追溯,在口味或添加物管理上都形成不少問題,更嚴重影響辛勤栽培好茶的台灣在地茶農。

若不久的未來美國添加萊克多巴胺的肉類得以進口的話,是否又會重蹈台灣茶的覆轍,使得市場上豬肉製品造成食安隱憂,及可能造成的聲譽影響,實在不可不提前慎防。

萊克多巴胺殘留目前或許在醫學上對人體影響仍未有定論,但採取最大警戒的預防原則,應該是有關單位最該深入思考的根本原則。

想想嚴重的致癌物DDT在上個世紀發明之初也曾被譽為農業救星;在證明DDT毒性之前,其發明者甚至還拿了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對於任何未知的化學添加劑風險,有關單位當更努力把關,在發現問題之前,盡力降低任何可能的風險才是。當然,美國萊牛進口管理與台灣茶課題之後續改善也該積極進行。

   
北迴線災害應變 還可以更好
方潤強/災害管理顧問暨安全事務公/聯合報
四日晚間交通部長林佳龍特地前往山坡滑動崩塌現場,視察北迴線中斷搶修進度,並提醒同仁要注意安全與保暖,提振現場同仁士氣。筆者以為處置時機與態度正確。

然在部長個人臉書發布內容與現場指導裁示,以及該部處置對策與應變作為之部分,交通部已將公路總局、民航局、氣象局等所屬投入相關應變工作,但以當今災害應變要求與該部會應變傳統言,應仍有可再精進之空間。

一、部長及其所屬處置對策與應變作為部分,未對同一區段十一月底邊坡滑動之多日連夜搶修與十二月初同樣情形之再次多日連夜搶修,做出災害事件連續發生之原因說明(不應僅歸咎於連日大雨造成)。

二、台鐵局的下達及時且正確決心部分仍有待加強,對於獲得公務單位的監測、預警通報後,甚至未來再獲得中央氣象局提供全國各地詳盡的雨量資訊,台鐵局應當如何產生正確決心與及時下達?台鐵的作業程序與實務執行部分似乎仍有再檢視之必要(不能僅憑列車長的機警)。

三、交通部在台鐵局既定相關改善發包工程完工以前(預期一一一年底),應有鐵路全面或該路段之「中短期應變指導」,非僅止於災害當周假日客運業者加開班次,以及民航局協調立榮航空加開北東來回二班次協助疏運而已。

四、台鐵局應變措施資訊中的改班或退費部分,台鐵定期票可延長使用日期一日,但歷經十一月卅日至十二月十日(初估通車時間)兩次災害造成鐵路中斷,此「延長一日」似乎未盡公平,建議應以鐵路中斷至恢復通車日為延長使用日期之參考基準,以體恤旅客。

最後,建議交通部對台鐵局或權管全體加強兵棋推演與實兵演練,特別是依據災害想定設計要素進行想定情境與狀況設計,並於災前擬定處置對策與修訂標準作業程序、緊急應變計畫等,以顯現災害防救準備與決心。

   
大學退場的絕路與放寬管制的生機
曹瑞泰/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主任研/聯合報
「大學將倒」,甚至「大學倒閉」之詞,似乎皆已耳熟,因為少子化的狼來了已不知喊了多少次,而且狼也已經來過,從高中到大學已吃掉了好幾所學校。所以,大眾也已經習以為常。

殊不知,大學是人才濟濟、菁英匯集之所,是產業動能與國家發展的根源所在,無論公私立大學皆可越狼超虎。台灣的大學卻被教育部以多如牛毛的法規、行政命令與指導等,圈在圍籬裡當羊養,只因為管控容易。還分國立與私立的不同品種,國立的屬於好品種,給的飼料品質與數量也不同於私立大學,即使憲法規定人民有平等受教育的權利。

九○年代的「鼓勵私人興學、廣設大學」政策,讓大專院校的數量迅速膨脹,最高達到一百六十餘所。而今台灣的教育市場供過於求,加上少子化浪潮襲來,許多大學因生源不足已搖搖欲墜,教育部因而提出「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從鼓勵設置大學到設定條件強制退場,真是名副其實的成也政策、敗也政策。

雖然淘汰質量不好的學校是理所當然,但教育部從大學的出生到死亡一手掌控,期間更以法規、行政命令、補助金、獎勵金、計畫經費、學生名額等等手段嚴加控管、強制指導,甚至不准調高學費,形同關閉所有柵欄,讓擁有猛虎能量的大學,如同待宰羔羊。

尤其私立大學若僅依靠教育部的獎補助款遠不足以生存,加上無法調漲學雜費,以及本地生源不足等多重打擊,只能緊縮教學、研究、行政、設備等各項費用,教學品質大受影響。教育部以教學相關質量作為退場審核標的,本也無可厚非,但在環境不佳,且嚴格控管大學生死條件的相關措施下,「大學之死」的最大責任者,恐非教育部莫屬,因為教育部未曾提供大學成為猛虎良校的生機。

「鬆綁法規」是近幾十年來世界先進國家為地方創生、創新產業、活化國家生命力,所致力行政革新的首要工作,我國教育部卻無視知識的進化,逆其道而行。在推動高等教育升級的過程,愈加嚴格控管措施,甚至連國際留學生的名額也不放過。

台灣從一九五○年代累積至今的優質教育資源,已頗具競爭力,在亞洲也是排行在前。況且不論美國的留學生經濟效果輝煌,英、法、日、澳等國的教育等產業,皆因留學生政策而重返榮光,大學周遭的大學城也重燃生機。

然而,「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規定,「大專校院招收外國學生名額以教育部核定當學年度招生名額外加百分之十為原則」。一條規定就掐住大學教育與相關產業重生的契機,又以退場條例擋住退路,一前一後堵死台灣兆元教育相關產業的生機,更將讓大學城周遭為之沒落。

與其因為收拾錯誤政策,再來一個政策性補貼的強制退場,倒不如開放解除外國學生名額的限制,開放國際留學生市場,讓台灣的大學得以登上國際戰場,與國外大學競爭,即使最終仍失敗也死得其所。但有機會,不給機會,只重內部控管且資源分配不均,教育部將永無法卸下,彌補錯誤政策,強制私立大學退場劊子手的罪名。

   
請你"drive home" 並不是要你開車回家!
Andy在今年考績評估時(performance review)做了一個簡短的報告。結束之後,他的英國老闆對他說:"You should drive the point home. "他嚇了一大跳,難道是表現太差,老闆叫他回家嗎?

台灣最東邊無人車站 來場隱世桃花源悠閒樂活
自帶神秘色彩的石城車站,為東北角的隱密世外桃源,倚著純樸的民宅,僅以一座樓梯天橋連接無人檢售票的閘門口,坐擁著一望無際的蔚藍大海景觀,在浪濤聲不絕於耳下,可在襯著海天一色的荒煙蔓草中。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