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濫權、戀棧、造假與沒品的政治文化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4/14 第495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蔡英文有幾個連續三年?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濫權、戀棧、造假與沒品的政治文化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解讀大陸重罰阿里巴巴的意義
民意論壇 王正方 /鮭魚族很龐大
去梯言/米貴?可以吃鳳梨乾
免恐懼自由 跟蹤糾纏 應納刑法
37天結4次婚…假結婚不給假「裁罰」 勞局助長亂象
國民黨新主席須打破同溫層
放寬申請志願 別讓孩子無辜落榜
「保龍」的反民主戲碼
指考不是二試翻盤…大考時程改革 棄多元價值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蔡英文有幾個連續三年?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又到全台瘋媽祖。今年疫情趨緩,卻逢世紀大旱,蔡總統前往白沙屯為媽祖淨轎。她在臉書自豪連續三年見證起駕遶境,還分享作「香燈腳」經驗,直稱進香展現台灣人精神,透過團結互助,定能克服疫情、水情挑戰。

二○一八年地方大選慘敗後,蔡總統人氣跌入谷底,又逢賴清德挑戰大位。蔡英文以「史上首位現任總統」身分,隨白沙屯媽祖進香團徒步四公里護駕抵達朝天宮,展示決心。神明返母廟進香回充靈力,總統隨香重獲政治人氣,這段因緣曾替總統圈粉無數。

府方小編除強調「連續三年」,又安排綠媒大內宣,細說「總統的媽祖情緣」。這份虔誠雖能召喚英粉,但不知能否感動天地,助總統買到疫苗、天降甘霖,甚至安度公投風暴?

白沙屯媽祖起駕前,正是太魯閣號慘案頭七。蔡總統說,出門參拜前有指示全力處理事故善後,加速改革。豈料她拜完媽祖,自強號就起火,神明可是在給口水改革者一個警訊?

蔡英文的人神因緣,引起網友好奇:總統除了拜廟,可有其他施政是「連續三年」不中斷嗎?其實普悠瑪號事故後,總統高喊台鐵改革也快三年,差在不曾「連續」,更不見言出必行。她親製「善緣必應」匾額敬奉媽祖,但媽祖這三年聽聞人禍不斷,卻不知會如何應許?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濫權、戀棧、造假與沒品的政治文化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在講究「術」的年代,「格調」和「尊嚴」已變成政治人物可割可棄之物。當政府一面動用網軍吹噓自己的改革與勤政,一面演出濫權、戀棧和造假的戲碼,誰能對台灣的民主感到樂觀?短短一天的新聞,我們看到:已延任一次的促轉會厚顏要求再延,預告下台的交通部長林佳龍由主秘串連民間團體發動慰留,以及法官揭穿警分局長教唆員警以「假摔」應對民眾陳抗;政治文化從上到下的墮落,已超乎你我的想像。

民進黨曾長期批評國民黨「黨政不分」,但如今大權在手,用人與行事卻是猶有過之。政府用人,必定是本黨優先,綠營黨友其次,「社會公正人士」的身影瀕臨滅絕。中央分派財政資源,往往綠色執政縣市先拿,剩餘資源再分給藍營縣市,毫不避諱徇私。因為黨政不分已成慣常,蔡總統上周談及太魯閣號事件,要大家「不必懷疑政府改革決心」,公開選在民進黨中常會上發表。「國」與「黨」之間,已經消失了界線。

根據「促轉條例」的授權,促轉會是任期兩年的任務型機關,理應在去年五月底解散。去年蘇貞昌同意它延任一年,最近促轉會又提出延任的要求,蘇揆也傾向同意再延一年。此舉,引起在野黨和「民間真促會」的不滿,批評蘇貞昌濫權。促轉會的任務始終無法完成,說穿了,不在威權政治舊案多麼龐雜,而在促轉會對自己的角色認知太過狹隘,一味在事務性工作中打轉,從而失去了社會的信任。

試問,如果延任都做不出成績,讓促轉會再延一次,能有奇蹟出現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點,只要看蘇內閣對台鐵改革的牛步,便不難想像。十五年前,蘇貞昌首度擔任閣揆,即曾指派副院長蔡英文擔任「台鐵改革小組」召集人。兩年多前普悠瑪事件後,蘇貞昌被蔡總統任命為閣揆,但整個政府對台鐵的改革仍絲毫不以為意,因此才會發生這次的太魯閣號事件。蘇揆想讓促轉會再延任,只是把它當成對付國民黨的鬥爭工具及「政治提款機」,他何曾在乎社會需要的「轉型正義」?

再看,台鐵因荒唐人禍發生了四十九條人命的災難,交通部長下台原是天經地義的事,林佳龍也已做好離職準備。然而,他的主任秘書黃荷婷卻四面八方發動民間團體與產業公會串連「保龍」,發表各色歌功頌德之詞,其誇張程度,令人掩目。派系割據政壇並非始自今日,成員各擁其主也不是罕見之事。但在這種明顯涉及政治責任與公共觀瞻的事件上,「龍家班」人馬卻能把護主大戲演得如此高亢,把公私分際踐踏得如此徹底,這些人還有任何傷逝之痛嗎?

上有濫灌、戀棧的政務官,下必有阿諛、趨附的官僚,林佳龍的主秘之護主操作絕非特例。最近彰化地院判決一名退休員警在陳抗中被控「妨害公務」無罪,原因是,法官仔細比對警方卅七個密錄器畫面,發現竟有分局長指示員警以「假摔」方式對付陳抗者,然後以「現行犯」罪名將其逮捕。事實上,當天只有一名民眾在路旁陳抗,卻有大批員警包圍著他,還用假摔手法將他逮捕入罪。原因就在,上級下令不可以讓總統車隊聽到「汽笛喇叭」的聲音,警方就公然演出了這場坑人大戲。「護主」已到不惜造假。

意味深長的是,這名法官特別在判決書中提到:「確保少數人的聲音能被執政者及其他人聽見,正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這段話,在濫權、戀棧、造假盛行的沒品政治文化中,彷如空谷足音!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解讀大陸重罰阿里巴巴的意義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被認定濫用市場地位,違反壟斷法,遭中國大陸當局處以近新台幣800億元的天價罰款。中國電商市場可能不會因此變得更加開放,但科技大咖對各層面的影響,還是值得關注。

依據中國大陸「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市監總局)的處分理由,阿里巴巴在中國網路零售平台服務市場(主要是淘寶和天貓)的市占率及營業額具有支配主導地位。而自2015年以來,該集團持續濫用此一地位,對有意上架的商家提出所謂「二選一」要求,禁止各商家在其他競爭性平台開店或參加促銷活動,並對不遵守「二選一」的商家予以懲罰,阻礙競爭。

本案有二個關鍵要件。第一是淘寶和天貓是否具有支配力量。若按市監總局的調查,阿里巴巴集團在電商平台的服務費收入及銷售金額二者都接近七成,無論按我國或任何國家的公平交易法,似乎都屬於具有支配力量的獨占地位。

其次是「市場」如何認定;若將電商平台與實體批發零售管道看成「同一市場」,那麼阿里巴巴的市占率可能會大幅下滑,就未必仍有獨占地位。再者,若中國解除網路管制,開放美國亞馬遜、台灣MOMO、日本樂天進入,也許阿里巴巴也無法一家獨大。再者,若將迅速崛起的直播主銷售納入比較,結果也可能不一樣。然而市監總局認為電商及實體銷售是不同市場,境內與境外是不一樣的市場,新興平台則根本沒有納入考慮範圍。

嚴格而言,本案理由及裁罰幅度不是沒有爭議,但阿里巴巴很迅速發表聲明,說對此處罰「坦承接受、堅決服從」;應該也不會有股東出來控訴阿里巴巴經理人背信,因為即便阿里集團有濫用市場地位的事實,但歷史經驗很清楚,中國反壟斷法是有牙齒的老虎,隨時可以發威,但何時出來咬人則是政治決定。

平心而論,阿里巴巴今天的地位,也都是北京默許容忍的結果。過去十餘年,阿里巴巴連同騰訊及百度,透過滿手的現金四處投資併購,讓世界最多線上人口的大陸市場只剩三大集團。這個走向獨占的過程,都沒見到反壟斷法有任何意見,又阿里集團的支付寶能創造出世界最大的線上支付市場,除了本身創新外,其他競爭對手被擋在牆外也是原因。最後,阿里被裁罰的時間點跟去年10月螞蟻集團IPO被迫中止、馬雲人間蒸發緊密有關。簡言之,阿里集團靠黨國恩賜茁壯,竟又展露出不聽黨國指揮的心態,遲早要出事。

既然是「出事」而並非真的是因為維護公平競爭,那爭執法律問題就毫無意義。相反的,若阿里巴巴能用新台幣800億換回繼續生存的空間,可謂是相當划算的代價,說明了阿里集團堅決服從是正確且唯一的立場。

外傳騰訊、百度也難逃一劫。然而從此之後,中國大陸數位經濟市場是否真的可以恢復市場機制,自由競爭?還有很多問號。真要促進競爭,強制拆分阿里集團或是開放境外電商平台進入,效果更好。不過畢竟百家爭鳴難管,開放境外平台更無可能,未來把「蝙蝠」(BAT;百度、阿里及騰訊)抓好,治理網路還是比較方便,集中力量也比較有利打世界盃。

固然中國大陸用反壟斷法對付阿里巴巴,跟歐美檢討科技大咖(Big Tech)市場力量的出發點及脈絡完全不同,參考意義不大,但科技大咖深入經濟與社會各層面,影響力持續增加的事實也不容否認。特別是支配力量及濫用行為,都是經濟競爭層面的思維,但其他例如是否會濫用個人資料或意見控制層面,卻是競爭法管不到的問題,仍然有持續關注的必要。

   
民意論壇
王正方 /鮭魚族很龐大
王正方/聯合報
某連鎖壽司店的促銷活動:凡是身分證上的名字有「鮭魚」二字,可以免費吃鮭魚。全台掀起改名熱潮,至少有數百人改了帶有「鮭魚」的名字,大啖美味不亦樂乎。

坊間的衛道之士(為數不少),紛紛發言感嘆:只為免費吃鮭魚,就丟掉父母給的印記,遇上更大的誘惑,是不是連祖宗的姓氏也可以拋棄?此事件見證了這個世代的廉價、貧乏與無知。台灣的年輕人「目光短淺,心智狹小」。救救孩子們吧!

救孩子之前必須先捫心自問,你可曾幹過這「改名字」的勾當?眾所周知,此地「改名字」的生意一直相當鼎盛,江湖上姓名學專家比比皆是,口若懸河,一番話說得令人動容,掏出錢來名字任由他改,哪裡還顧得了「父母給的印記」?

我的年輕好友名字中有個「儕」字,專家說儕中一把「刀」,會砍斷你的財路,於是就改掉了它。他也將我的姓名寫給專家看,姓名大師問此人的生肖;屬虎。姓王又屬虎名正方,非常不好。老虎最怕處在既正又方的平地,「虎落平陽被犬欺」,趕快改名字。是呀!活了大半輩子,總是被許多「狗東西」欺負,他說的有道理?

垂暮之年改名,好朋友都不認我了,所以連上唇的騷鬍子也剃不得。我有自己的解說:屬虎的姓王,腦門上帶著個「王」字,注定是位領袖,率領大家往「正確的方向」走,這名字太好啦!「儕」字也好,左邊有把刀,右邊是顆瓜,揮刀砍瓜收得滿盆滿缽;一切齊全,身旁還有一個人陪著,多麼自在愜意。

幾十年下來改名字的人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統計數字恐怕會滿嚇人的。非但如此,連改姓的也不在少數。大學畢業,小夥子們都要服役兩年,就有好幾位身強體壯的同學不必當兵,立馬出國留學去也。原來他們早辦好了過繼給美國親戚的手續,冠上不同的姓氏飛越太平洋。等我們退伍後出國留學,人家已經學成就業,在大公司上班賺著大把美鈔;不能輸在起跑點上嘛!

貪圖口腹之慾,改名白吃鮭魚壽司;逃避兵役出國留學,辦過繼手續;更有許多人為轉運改名字,期望這個新招牌助他一帆風順,升官發財隨之而來!總離不開那個「貪」念。

「貪」本是人間三毒:貪嗔癡之一,擺脫貪念需要很深的修養功夫,誰敢說自己沒起過貪念,做非分之想,行投機取巧之事?買彩券、得到內線消息大買股票、購買房地產,靜候漲價,再賣給年輕人,不斷漲房租,坐著收更多的錢…理財的功力確實高,佩服。不過就是要不勞而獲,弄到個鮭魚壽司吃不完而已。這年頭(其實古今皆是)有錢的是大爺,沒錢的不如流浪狗,誰管你的錢是怎麼來的?

又何必來責備改名鮭魚的年輕人「膚淺、無腦、無知、任性、不長進、不負責任、追求小確幸、胸無大志、廉價無知荒涼的世代…」還呼籲救救孩子!但是誰來救孩子,道貌岸然的長輩嗎?

麻煩啦!多少年來有成千上萬的長輩幹過類似「改名字」的勾當,只是他們改的名字不叫「鮭魚」,其用心一如也。鮭魚族為數龐大,不分男女老少。(作者為電影導演)

   
去梯言/米貴?可以吃鳳梨乾
公孫策/聯合報
駐美代表蕭美琴跟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歐在雙橡園大啖鳳梨乾,大約同時,美國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在接受電視專訪時說,美國會實踐「確保台灣有能力自我防衛」的承諾,但是他不回答「美國是否會出兵助台」。也就是說,拜登政府擺明了對台灣「只賣武器不出兵」,但民進黨政府仍想藉由邀請川普政府的國務卿訪台,以營造「放心,美國會挺台灣到底」的印象。

問題的關鍵在於,「台灣有能力自衛」除了武器足夠,還得軍民一心願意執干戈以衛社稷,這就不是美國幫得上忙的了。

春秋時,魯國的季孫氏想要發兵攻打顓臾,孔子的弟子子路和冉求去問孔子的意見,孔子說:「我擔心的是,季孫的憂患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啊!」

季孫氏是魯國執政上卿,季氏的封地在費邑,跟魯國都城中間隔著顓臾(魯國的附庸國)。季孫氏為什麼要攻打顓臾?是考慮一旦執政地位不保,逃回費邑時就不會有擋路石。「蕭牆」則是進入宮室的當門屏風牆,「蕭牆之內」就是魯君宮室,孔子以之比喻魯國國政—季氏是執政上卿,搞好國政就能鞏固其執政地位,如果國政搞不好,垮台了逃回封邑又能怎樣?

民進黨犯的錯也是不明白「憂患在蕭牆之內」:去年靠著反中而勝選,就以為反中是萬靈丹,卻忘了二○一八年九合一選舉大敗,正是因為內政不修和大官說幹話。

那一年,先是火力發電爭議,包括深澳火電廠/乾淨煤/觀塘藻礁的糾結爭議,後來是南部水災五千坑/總統勘災坐雲豹甲車等事件,最終導致選舉大敗。可是在去年大選獲得八百多萬票之後,那些全忘了,甚至中火/藻礁的問題再現,更加上了台鐵太魯閣慘劇演變成民進黨內派系爭權保位的鬧劇—老戲碼加上新戲碼,本質其實未變。

蕭美琴跟龐培歐茶敘,大啖鳳梨酥、鳳梨乾,當然有「抗中」的意思,卻也巧合了網路上的用語:之前吃「芒果乾」諧音「亡國感」,現在流行吃「波羅乾」諧音「剝奪感」。

事實如此,除了台鐵車禍慘劇還搞派系爭權,中南部苦旱一期稻作眼看無救,經濟部長卻只會說「等待梅雨」,萬一梅雨不夠呢?再等待颱風嗎?明年米價騰貴怎麼辦?叫大家吃鳳梨乾嗎?

這就是民眾的「受剝奪感」,也是民進黨的「蕭牆之禍」。

   
免恐懼自由 跟蹤糾纏 應納刑法
趙萃文/空中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聯合報
屏東「假車禍真擄人」命案,曾姓女子遭黃男製造假車禍擄走後殺害,震驚社會,因兩人關係並不符合《家庭暴力防制法》之家庭成員間或親密伴侶關係,無法核發緊急保護令,僅能就《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九條第二款「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處三千元以下罰鍰,是造成憾事發生主因。

我國刑法長期模仿德國、日本,德國二○○七年於刑法中新增第二三八條跟蹤糾纏罪,二○一七年再次修正,只要足以造成被害人生活恐懼即可成罪,規定,無故以下列方式持續糾纏他人,足以嚴重侵害他人生活,處三年以下自由刑或罰金。一、有目的出現在他人附近;二、使用電子通訊工具或其他工具,或經由第三人而嘗試與他人接觸;三、濫用他人個人資訊,郵寄訂購物品或服務或促使第三人與他人接觸;四、以侵害本人或其近親屬之生命身體、健康或自由加以脅迫;五、採取其他相類行為。若行為人因其行為導致被害人或其近親屬或與被害人親近之人死亡者,處一年以上十年以下自由刑。因為犯罪手段是與時俱進的,德國採概括條文之規定,即不致有處罰上漏洞。

二○一八年內政部及警政署所提「糾纏行為防制法草案」,主要模仿日本二○○○年「跟蹤糾纏規制法」。將防制糾纏行為之權責機關列於警察職權之下,採取行政罰與刑罰交錯方式,被害人遇到騷擾行為,首先向警察機關申請「禁止處分」,命令行為人不得再為騷擾行為。行為人違反禁止處分,即可科以刑罰;但將會大幅加重警察負擔。

究其實,跟蹤騷擾行為雖可能只是一種對法益的輕微侵害,但從歐美各國立法趨勢來看,仍有納入刑法規定之必要性。此外與前述日本的警察介入模式亦可雙軌並行。納入刑法規定既可避免治絲益棼,亦能增升社會大眾的遵法意識,並獲致國考、教學及實務之關注。刑法對被害人免於恐懼自由法益保護之重視,亦才得以完整彰顯。

   
37天結4次婚…假結婚不給假「裁罰」 勞局助長亂象
王瀚興/律師(台北市)/聯合報
台北市某銀行行員為放婚假,在卅七日內結了四次婚、又離了三次。銀行只核准第一次結婚的八天婚假,遭檢舉後,被勞動局裁罰兩萬元;銀行訴願成功,不料勞動局重作處分,仍認為銀行違法。筆者以為,此風不可長,裁罰恐非依法行政。

或問:請假規定裡沒有限制結婚次數,戶籍登記既然核可,怎能不准假?根據《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一○一年度家上字第五十四號》意旨,「若締結婚姻雙方之意思表示有通謀虛偽情形,該意思表示自屬無效,則婚姻必然欠缺成立要件」。該行員每回的戶籍登記,雖有締結婚姻的「形式意思」,然而短期多次,頻繁結婚、離婚,前三次僅為「婚假」而結,並無實質長期履行婚姻義務的結婚意思,依實務見解「實質意思說」應屬假結婚,此其一;至於其效力,依民法第八七條規定,二人通謀虛偽意思之三次婚姻,應屬無效,此其二;而最後一次婚姻應有「長期履行婚姻義務」之意思,應屬有效,此其三。

該行員每回申請「結婚」,乃出於虛偽意思,之後還要離婚,而再次結婚謀求「婚假」,每次結婚申請登記,戶政機關只能形式審查,不能調查其有無結婚真意;但恐至少構成三次「假結婚」的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根本無需討論「權利濫用」,而係「偽造文書」!

若勞動局認為該行員四次婚皆可請婚假,肯認「假結婚」能請假,等於許可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的犯罪?且民法概念上,婚姻附期限或條件,乃違公序良俗;該行員以請假,而附超短期間的「婚姻」,難道合乎民法公序良俗?再者,卅七日內多次結婚離婚,一望即知,絕無真正婚姻,勞動局以銀行只准八日婚假為裁罰理由,豈無重大明顯瑕疵?屬勞動局裁罰銀行,恐有諸多違法之處,還望多想想,以免亂象叢生,貽笑大方。

盧貝松名片《安娜》為結:女特務安娜脫離情治機關,最後冷箭,安娜電腦預錄影片說:「您曾答應,要幫我刪除的檔案,您重視榮譽,一諾千金,畢竟:『一個人沒了榮譽,就一無所有。』」長官哂之,如約刪除,放她自由。從「鮭魚改名」到「離婚求假」,所得甚微,一時之快,有何榮譽?

   
國民黨新主席須打破同溫層
翁履中/山姆休斯頓大學政治系助理/聯合報
國民黨主席選舉即將在七月底進行,除已宣布競選連任的現任主席江啟臣外,許多具有民意支持度的藍營政治人物,也被外界預期將會投入競爭。對國民黨而言,新任黨主席最重要的工作,在於重塑政黨形象,帶領藍營從二○二二年的地方選舉出發,進而挑戰下一次的執政權力。國民黨和支持者應該思考的不只是新主席凝聚藍營的能力,更要思考能不能幫助國民黨突破同溫層。

相較於民進黨,國民黨缺少真正團結的決心。帶著過去從政光環的政治領袖,身上有士大夫的傲氣,卻少了點能打動普羅大眾的地氣。在資訊爆炸的新時代,人民除了想看到領導人的魄力,更在意上位者有沒有傳遞出跟自己站在一起的溫度。如果想被新世代接受,就不能只是開設社群媒體帳號,蜻蜓點水參與年輕人的活動,而必須是真心願意採納不同世代的意見。用行動證明,自己不是想複製過去的輝煌,而是打算用歲月累積的智慧,兼容新時代的創意,來幫助台灣迎接未來的挑戰。

年輕世代面臨的低薪問題、國際化程度低落,不全然是執政黨能力不足的結果,而是台灣在全球化之下遭遇的結構性挑戰。為凝聚黨內團結,當然可以全力批判對手無能,可是如果要重新塑造政黨形象,想獲得更多年輕世代的支持,就不能把攻擊對手當成唯一的策略。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民調,從去年選後到年底,國民黨支持度微幅上升到百分之十七,民進黨支持度則從百分之卅九下降到百分之卅一,但比政黨支持度更值得注意的,是兩黨支持度相加其實還不到選民的一半,可見過半的台灣選民對兩黨都失去了信心。國民黨想浴火重生,應該著重如何讓超過半數的中間選民,願意重新認識國民黨,甚至再給一次帶領國家的機會。

崛起的中國,除了帶來商機,確實也隱含著挑戰。對藍營來說,堅持中華民國是不變的核心價值,但是堅持中華民國的根本意義,在於守護台灣的民主制度,這樣的論述其實完全符合台灣主流民意。歷年調查資料顯示,將近百分之九十的民眾希望維持現狀,也就是在維持台灣民主生活方式下,追求兩岸和平相處。

事實上,兩黨在兩岸問題上的差別,在於一方希望透過交流,保留未來兩岸共存的各種選擇機會,另一方則想藉由凝聚台灣的國族意識,在國際盟邦協助下尋求兩岸脫鉤。雙方論述都不是全無道理,只是兩種途徑要承擔的風險不同。一個避險,一個冒險,但是作為在野黨,一味避險而不敢捍衛台灣民眾的感受,以為選民都能理解追求和平的苦心,恐怕到頭來不僅得不到選民支持,還會因沒執政權而失去參與兩岸溝通的機會。

任何民主國家的執政黨或多或少都占有執政優勢,整體政治氛圍對在野黨不友善也是常態。可是別忘了,三年多前韓流旋風確實扭轉了當時執政黨的氣勢。可見要轉變民意風向,關鍵在於過半的中間選民有沒有被新的論述和形象給打動。如果國民黨主席選舉,仍然無法擺脫傳統同溫層的思維,不能接受理性批評,一個無法凝聚共識團結對外的在野黨,真的不能抱怨對手太強,而應該問自己,為何不爭氣?

   
放寬申請志願 別讓孩子無辜落榜
李若松/教育工作者(雲縣斗六)/聯合報
關於大學個人申請入學校系放寬六個志願數上限,真的會造成大學端困擾嗎?透過程式設計明明可以解決考生六個志願全部落空的困擾,其實只要學生依序選填自己有興趣的校系,不必有校系志願限制,但所有考生完成志願選填,志願系統就讓每位考生最多六個校系志願通過就停止分配進入後面的校系志願。

大學招生委員會究竟為考生做了什麼?大學招委會提供考生選填志願什麼樣情報?如何幫助考生選填理想的校系呢?我們鼓勵孩子選填他們心目中的理想校系,但許多熱門校系是一堆人填,然後變成第一階段要篩選掉大批考生,留下招生名額的兩倍至十倍,進入第二階段書審及面試,但每個孩子只能選六個校系志願,根本是不合理的限制。

坊間有許多落點分析的網路服務,但每年都有誤差,有的依據過往及今年查詢的大數據分析,將可能通過第一階段審查的校系,給予不同的星數,星數越多越安全,六顆星通過機率高,一顆星是夢幻校系,可以嘗試挑戰。今年卻出現落點分析有六顆星的志願校系,太多人以為是安全校系而一窩蜂選擇這校系,最後這校系從六顆星變成一顆星,甚至有人六校系都未通過,提前出局落榜。

國際間大學從未限制高中生提出入學申請,再多學生也不會造成大學端篩選的困擾,也沒有必要限制考生可以選填的校系志願數,無論學測成績好壞,都滿足考生最想上的六個校系志願,且符合各校系最佳的考生參加二階段。

   
「保龍」的反民主戲碼
王武郎/勞動人權協會總幹事(高雄/聯合報
嚴重傷亡的太魯閣號事故,交通部主事官員為其負起政治責任,這是選舉民主體制運行中展現責任政治的一環。林佳龍部長幾次就此意向和態度的表示,可以說是對民眾痛心見這重大事故發生的回應,理應給予肯定。

但近日卻傳出,交通部主秘串連與交通部有關聯及業務往來的多個民間團體、工會發起連署,藉由肯定部長任內的付出和政績,作為慰留方式。雖說工會團體在受訪時稱是自發的連署,但民間團體此舉不僅與民主精神相違背,還顯露出政府部門與這些團體間,長期以來通過政策性的利益之恩寵與互惠,已一方面形成利益和感情的連帶關係,另一方面則是形成彼此共生的肯定現象,而值得關注分析。

因為類似關係現象的生成,一旦踰越法理規範,就不只是對民主體制的不重視或侵害,更可能造成人民生活的各種風險出現。這次太魯閣號事故的背後原因,交通部與台鐵、台鐵與得標商、得標商與包商、包商中的勞雇等等關係,可說是環環相扣,早已形成日常性連帶關係;換言之,當重大事故發生後,必然系統性的衝擊回溯到主管的交通部門,要求相應的政治責任。

令人困惑的是,交通部門工會對上述問題平時是否輕視不得而知,但此刻參與連署行動,非但不是失去判斷能力的問題,而是顯現工會運動日愈出現自利化問題。因為其根本無視事故的重大社會影響,仍如往常般沉溺於彼此共生的肯定情感當中,而不是適時提出具有整全的合理性訴求以促成改革,並貫徹負責任的民主精神,以求進步。

可以想像,當工會日愈被收編成為政府部門連帶的一環,且不具否定的批判意識時,工會運動的視野必然只會是狹隘的關注勞工領域議題,甚至不自覺的成為政治劇場中有權者表演恩寵戲碼的演員;這是工會團體自利化後的最大危機,等於把工會運動的社會性格逐步取消,忘記勞工或工會團體自己也是主權者一分子最基本的民主認識。

如此,人們在即將到來的五一勞動節,儘管只是儀式性的活動,很可能看不到代表台灣千萬勞工的工會、勞團對重大意外、職場工安的沉重訴求,也看不到勞工團體對藻礁、空汙、萊豬等重大社會議題的批判聲音,更不會有對日本核廢水傾注太平洋危害環境生態的不滿抗議,或是希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緩和地區緊張、人民要積極避戰反戰的呼籲,使得儀式性遊行活動就真的空洞形式化,這也是當前世界性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日愈空洞化的危機。

   
指考不是二試翻盤…大考時程改革 棄多元價值
魏楚陽/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聯合報
教育部近日擬定了一一一學年大學招考日程草案。與往年最大的不同,在於將個人申請放榜時間大幅延後至六月廿八日;指考放榜日也從八月初延至八月廿四日。此一改革方案雖有值得肯定之處,但亦有諸多爭議,而問題根源在於教育部並未從多元精神看待個人申請與指考,而是將指考視為個人申請的第二試機會,甚至為此不惜犧牲高三生的暑假與大學入學的準備時程,教育部有必要再行思考。

此方案之目的,基本上是為了避免現行個人申請入學學生在學測(一月廿二日到廿三日)之後,就完全放棄校內學習,造成高三下校內學習氣氛不佳,準備指考的學生備受干擾,因此草案將個人申請的時程延後,面試延後一個半月,放榜時間也延後到六月廿八日。亦即,個人申請的學生必須等到畢業典禮後才能確定是否錄取大學;如此就不會因無心學習而影響準備指考的學生,這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指考生的暑假消失了,只因為個人申請的時程大幅延後,這不是指考學生應該承擔的後果。教育部延後個人申請時程的同時,也延後了指考時程。指考報名延後到六月廿一日至七月二日,考試日期延後到七月廿四至廿五日,放榜日延後到八月廿四日。究其原因,教育部似乎認為,指考報名必須等個人申請放榜之後,才可以開始作業。因為個人申請放榜延後到學期末,指考日程也必須一路往後延,到了指考放榜,已經是八月底。因此,高三學生的暑假完全消失,甚至準備大學住宿與搬家的時間,只剩短短兩、三星期。這樣是不對的。

指考不應是個人申請的「第二試」,二者應同時並行;指考不是個人申請學生尋求「翻身」的入學方式,學生應依照個人特質,決定採取「個人申請」或「指考」考取大學;如果學生沒有把握,可以兩項考試都報名,指考沒必要等待個人申請放榜後才開始報名,教育部更不應該為了個人申請學生的翻盤機會,而犧牲指考學生的暑假。如果教育部將指考視為個人申請學生的翻身管道,完全依照個人申請學生的需要決定指考時程,多元入學精神其實就已經消失;教育部所標榜的多元入學精神,也就是學生根據自己能力與特質,選擇合適的入學管道,會被教育部否定。

其實,在技職升學管道,高職生在五月只要考一次統測,成績除了可以作為科技大學個人申請依據,也可以根據統測成績,進行科大的分發申請,也就是只需要考一次,就可以解決個人申請與按成績分發等兩次入學申請程序,長年以來都沒有爭議。難道教育部認為技職體系學生不需要翻身的機會?為何高中生總是希望有第二次的翻盤機會,無窮盡地比較與精進分數,以致產生「個人申請」與「指考」時程要相互配合,又難以妥善安排的難題,而教育部則是完全順應此一期待,毫無抵抗的能力,甚至現在打算犧牲高中生的暑假在所不惜?這已經相當程度扭曲了教育與多元入學的精神,教育部必須拿出勇氣加以解決。

   
面對未知風險 該如何預先準備?
2005年重創美國的卡翠納颶風、2003年的SARS這種高度傳染性疫疾,或是工廠失火和政治動亂之類的突發事件,導致營運嚴重停擺。由於這些罕見事件的歷史資料有限,甚至沒有,很難用傳統模型來量化風險。因此,許多公司對這類事件準備不足,一旦災難驟現,後果可能很慘重。

宜蘭秘境神木都是古人名 亞洲最大檜木保育林來場森呼吸
「力麗馬告生態園區」內的神木,皆以古聖先賢之名命名,與歷史人物的朝代對照,就可曉得神木的樹齡。大樹前有著巨型藤蔓的是被形容成拿著拐杖的孔子神木,這是一棵2千多年的紅檜,是園區內樹齡最年長的,還有寬廣高聳的司馬遷、曹操、成吉思汗等。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